言情书坊-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重生小说 >

七零新婚:糙汉老公宠妻入骨 作者:青阁酱(上)

时间:2022-03-15 11:06标签: 穿越时空 甜文 仙侠修真
简介: 、【甜宠+空间+糙汉+小娇妻+北大荒农
 简介:
  、【甜宠+空间+糙汉+小娇妻+北大荒农场】一睁眼,马小璇穿越七十年代,扒了火车去东北农场嫁人。
  要嫁的,却是个人高马大、体型彪悍的农场一霸。
  从此,马-身娇体软-瑟瑟发抖-小璇开启了抱大腿的求生模式。
  高-暴躁大胡子-铁憨傻狍子-智源开启了疯狂宠妻模式。
  你养猪、我种菜,小r.ì子越过越好!
  只是,狂放不羁的脱缰傻狍子还是个惹祸j.īng_!
  马小璇:老天爷,请赐我一颗强大的心脏!
 
 
第1章 
  扒着火车,逃荒远嫁
  “呜——呜——”
  马小璇被这震耳欲聋的尖啸声吵醒了,醒来感觉到浑身刺骨的冷。
  然后就听到两个女孩子,在她旁边窃窃私语。
  “兰花,马小璇这丫头不会冻死了吧?”声音里带着点畏怯。
  “没事,就算真死了,也跟咱们没关,是她自己冻死的!”叫兰花的女孩子声音十分坚定,但语气里带着心虚。
  “那咱们到了农场,怎么j_iao代?”
  “还能怎么j_iao代,实话实说,是她自己带的衣服少了,在火车上冻死了,没人会怪我们的!”
  马小璇听到这段对话,再结合自己刚刚做的那个梦,她意识到,自己穿越了。
  穿越回一九七五年,和两个同村的丫头,带着大队开的介绍信,辗转千里,从大西南,到东北去嫁人。
  老家因为干旱,粮食绝收,饿死了好多人。
  她们所在的那个大队,刚过秋收季节,一整个大队的队员,都揣着队长开的介绍信出来讨饭。
  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家里有闺女的,能嫁人的赶紧嫁人,也不要彩礼了,把人领走,有口饭吃就行。
  但是当地许多人家,自己都吃不饱饭,哪里有余粮养活新媳妇?
  所以,最好的出路就是外嫁,看看谁家亲戚在外地有门路,就把同村的姑娘介绍出去。
  有时候一介绍就是好几个,同村的姑娘一起上路,路上也有个照料。
  马小璇和两个同伴,就是被这样介绍到一千公里之外的新盛农场的。
  可是,从大西南到大东北,斜跨了一千多公里,两地气候差别巨大,出发时,马小璇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破旧小褂。
  越往北上,气温越低。
  而且她们因为没钱坐火车,偷爬上火车顶,只靠一块篷布遮挡寒风,更是冷的要命。
  另外两个同伴都掏出了提前准备好的小袄裹在身上,而马小璇却因为没有厚衣服穿,在经历了一夜寒风后,直接冻死了。
  再醒来时,已经换了芯子,换成了二十一世纪同名同姓的马小璇。
  寒风像刀子般刮在身上,冷的她心脏都在打颤,她费力地睁开眼,瞪着刚刚说话的那两个同伴。
  “啊!”
  那两人见马小璇又睁开眼,都尖叫一声。
  “小璇,你没死啊?”
  声音里,好像还挺失望。
  马小璇为已经魂归天外的原主默哀,可怜原主那个傻丫头,竟然不知道大西南与大东北气温相差二十度,也没有任何人提醒她要带厚一点的衣服,就傻傻地跟着人家上路了。
  可是,她的两个同伴,马兰花和孙带娣,却带了厚厚一个大包袱。
  原主看到那两个大包袱时,还问她们,怎么带那么多东西。
  那两人只是相视一笑,都不说话。
  等到一路北上,气温越来越低时,眼睁睁看着人家从包袱里掏出了厚衣服,她终于明白了,人家早知道这里会冷,却独独没有告诉她!
  原主哭着质问她们:“你们知道这里冷,为什么没告诉我一声?”
  马兰花一脸幸灾乐祸的嘲笑她:“你又没问我们,我们为什么要告诉你!”
  在那一瞬间,马小璇终于知道人心有多恶,但她已经没机会再为自己伸冤了。
  在火车进入东北地界,温度陡然跌至零度时,她像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永远离开了这个冷冰冰的世界,冻死在火车车顶。
  此时,二十一世纪的马小璇,哆嗦着望着那两个同伴,突然目露凶光。
  马兰花被她这个目光吓到了,缩着肩膀说:“小璇,你别怪我,这都怪你自己!”
  马小璇她正经历着此生从未感受过的寒冷,如果她刚来就嗝屁,这算什么?
  穿越半r.ì游?
  为了自己的小命,她不能手软。
  她突然用尽全身力气扑到那两个同伴身上。
  “马小璇,你要干什么,你快放开我!”
  马小璇颤抖着说:“你们故意隐瞒我在先,幸灾乐祸在后。现在,把衣服给我脱下来!”
  “这是我的衣服,啊——”
  马小璇忽然用力扇了马兰花一个耳光,直接把马兰花给扇懵了,靠在火车的铁皮上一动不动。
  另一个叫孙带娣的,见向来柔弱的马小璇突然爆发,也不敢招惹,瑟缩着靠在马兰花身边,哭求道:
  “小璇,你别生气,你再坚持一会儿,这已经是第三天,我们很快就能到了,到了农场,找到你对象,你就有衣服穿了,别抢我们的衣服!”
  马小璇知道自己不能硬来,因为现在她的身体极度虚弱,如果真打起来,她一个人打她们两个,太吃亏了。
  她才刚刚穿越过来,好多事情没弄明白,不着急死。
  但是,她也要教训教训这两个缺德冒烟的东西,于是她一把扯过那两人的包袱。
  马兰花见她抢夺包袱,连忙扑上来央求:“介绍信,介绍信还在里面,千万别弄丢了!”
  马小璇拎着包袱举起来,颤抖道:“兰花,把你的棉袄脱下来给我,你穿这包袱里的衣服。”
  马兰花无比紧张地望着自己的包袱,生怕包袱被扔了:
  马小璇这死丫头,怎么突然疯了一样,太可怕了!
  骂归骂,马兰花还是忍着眼泪,把自己身上暖和无比的棉袄脱了下来。
  一脱下,立即被冻透了。
  马小璇抢过马兰花的棉衣,趁着还有点热乎气,赶紧穿在自己身上。
  那刀子一样的寒风,随即从她身上消失了,转而往马兰花身上刮。
  马兰花哭着,从自己包袱里掏出了仅有的一套单衣,又把孙带娣包袱里的单衣也掏出来。
  可是,三件单衣,也不如一层棉衣,马兰花仍然被冻的瑟瑟发抖。
  她终于知道,马小璇之前承受的是什么样的痛苦。
  三个人在呼啸的寒风中咬牙捱着,简直度秒如年。
  似乎过了很久很久,火车渐渐放慢了速度,眼前出现了一个灰扑扑的小镇。
  小镇路边c-h-ā着个火车站牌。
  马兰花像终于等到救星似的,连忙去掏包袱里的介绍信。
  介绍信背面有他们下车站点的名字,她要拿出来对照一下。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