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坊-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穿越小说 >

穷途 作者:扶子不好吃(三)

时间:2022-05-04 01:25标签: 情有独钟 末世 强强 基建
第086章 人体实验【二更】
  关键时刻, 杨奕钦和封霖两人同时举起枪。
  “砰!”
  “砰!”
  两声枪响过后,男人的两条腿各多了一个血洞,朝前倒在了地上。但对方毫不在意, 拖着残缺的身体继续往方向爬。
  他的血淌了一地,血液的颜色不像正常人那么鲜红, 也不是丧尸那种发黑发褐的颜色。
  男人流血之后,附近的丧尸终于有了一点反应,它们先是循枪声看向了商场的窗口, 然后又被进食的本能左右, 眼球呆愣愣地转向男人所在的方向, 狰狞骇人的猩红眼中浮现了强烈的食欲。
  眼见丧尸就要冲上去扑咬,然而下一刻, 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管奇怪的液体,将其打碎洒在了自己的身后。液体挥发的瞬间, 那些丧尸仿佛失去了目标一样,一个个都露出了迷茫的神色。
  扰乱了丧尸的识别系统后,男人撑着地面站了起来, 他腿上的子弹孔也很快就止了血。
  亲眼目睹男人的一系列动作, 杨奕钦可以确定对方是人类。
  封霖跳上了窗边, 弓腰呈现攻击x_ing极强的姿势:“将丧尸解决,然后下楼?”
  杨奕钦掏出□□:“绝不能让他打开写字楼的大门。”
  两人没有任何迟疑, 开枪逐一s_h_è杀楼下的丧尸。再度听到枪声,丧尸群毫不犹豫地朝商场的方向跑来, 更加方便了他们的s_h_è击。
  这期间,杨奕钦又s_h_è出两发子弹, 准确无误地打在了男人的两边手臂上, 拖慢了对方的动作。为了阻止丧尸群倾巢出动, 那些桌椅床柜堆了太多,单单凭借男人残废的双臂很难再短时间内弄开。
  写字楼里的丧尸群原本只是例行惯事一样,簇拥推嚷着眼前的障碍物,此时听到外面喧闹的声响,它们霎时也沸腾了起来,竭力挤压着眼前层层叠叠的障碍物。
  健身房里的信徒们也发现了异常,全都恐慌了起来,全然不懂忽然之间发生了什么。陈夫人虽然也觉得害怕,但还是耐着x_ing子去安抚众人,安抚让他们不要太担心,是国家安全区的人来这里救人了。
  而身为罪魁祸首的章麟早就吓坏了。
  他早就知道男人的特别之处,否则不会这么害怕对方,但不知杨奕钦和封霖还带了枪。
  再怎么厉害的家伙,在足量的子弹面前都显得异常渺小,除非已经进化到不用害怕子弹的地步。这一场对峙,他已经不知道该押谁输谁赢了。
  但不论谁胜出,他应该都不会好过。
  众人不过思考恐慌了一小会儿,杨奕钦和封霖就已经将楼下的丧尸都清理干净。
  两人连楼梯都懒得绕,直接沿着三楼的窗户,顺着建筑外立面的凸起往下跳,不过眨眼之间,就跳到了马路边,朝着马路对方的男人狂奔而去。
  陈夫人见状,舒了一口气。
  正在竭力搬开障碍物的男人停了动作,他将手臂和腿上的血迹擦干净,转身自暴自弃地坐躺在路边,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等待两人来到自己的身边。
  怕男人又拿出什么奇怪的东西,两人越靠近他,越谨慎。
  最终,他们在距离对方四五米远的地方停下。
  ——这个位置,正好是男人砸试剂的地方。
  “呵呵。”男人冷笑了两声,“都送了我四发子弹了,还不过来把我绑起来?”
  杨奕钦面色前所未有的严肃,将枪口指向了对方:“你是人类。”
  男人耸耸肩:“难道还不明显吗?”
  杨奕钦动了动鼻尖,轻嗅空气里的味道。
  空气中,除了丧尸的臭味和人类血液的铁锈味,还有一股说不上来怪异气味。那气味闻起来让人头皮发麻,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敲击大脑一样,隐隐有种神经被麻痹的错觉。
  那感觉让他十分不喜,却一时想不出来原因。
  就是这种气味,成功模糊了丧尸的识别系统,让丧尸自动避开了男人,转而攻击附近范围内的其他目标。
  那之前男人朝丧尸群跑过去,丧尸没有理会他,也是因为这个东西吗?
  看着男人手臂和大腿上颜色奇怪的血迹,杨奕钦认为事情的真相,远没有他想的这么简单。
  杨奕钦又问:“你刚刚扔了什么东西?”
  男人微微移动了一下身子,换了个姿势躺倒在地面上,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问别人问题之前,难道不应该懂一点礼貌?你们控制了我的猪圈,策反了我的帮手,还打伤了我,凭什么认为我会回答你们?”
  杨奕钦眸色转暗:“猪圈?”
  帮手指的应该是章麟。
  男人看向商场的三楼的方向,嗤笑说:“不就是我们虔诚的信徒吗?”
  杨奕钦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奇怪的人。
  对方什么都不怕,什么都不在乎,身上谜团重重,即使面对他们的枪口,也能镇定自若地冷嘲热讽。
  封霖冷声说:“这么嚣张,不怕我们直接要了你的命?”
  “那就来吧。”男人面朝他们的枪口,笑说,“虽然多活一天赚一天,但现在死了也没差,就是我还没玩够呢。”
  他是真的不怕死。
  就在杨奕钦思索怎么处理对方的时候,男人忽然一转话头,哼笑着说了句:“你们是从幸存者基地过来的人吧?”
  杨奕钦颔首:“是,那又怎么样?”
  “基地那边怎么样了?”男人躺在地上,竟然若无其事地跟他们闲聊起来,“你们找到陈院士了吗?”
  先前面对他,杨奕钦和封霖还只是稍微有些谨慎,因为不能轻易击毙,也不能给他可乘之机。现在,听到对方提起陈院士的名头,心中就只剩下忌惮了。
  杨奕钦问说:“你究竟是谁?”
  “孙同明,陈老师的一个学生而已。”男人讥讽地笑说,“虽然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现在陈老师应该更看重那个姓梁的师弟。”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