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坊-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古代言情 >

故人归+番外 作者:秦柒誓(下)

时间:2018-06-15 10:31标签: 灵异神怪 天作之合
第94章 第八十九章 殿下,您就那么肯定那严尚书会站在我们这边?若是他不向皇上讨了那个砚台,这沧州的事情,怕是成不了啊 惠山远心中也猜测过严青多半就是三年前离开的柳清言,然而并没有什么具体的证据来证明自己的猜测,贸然这样做 惠山远似乎对程穆之这
 第94章 第八十九章
  “殿下,您就那么肯定那严尚书会站在我们这边?若是他不向皇上讨了那个砚台,这沧州的事情,怕是成不了啊……”
  惠山远心中也猜测过严青多半就是三年前离开的柳清言,然而并没有什么具体的证据来证明自己的猜测,贸然这样做……
  惠山远似乎对程穆之这一步的计策有些疑惑,朝堂上他中气十足地提出来,可在私底下,仔细一想难免会有些担心。
  程穆之还在想朝堂上恒德帝看向柳清言的眼神,同为男人,他自然知道那个眼神里都是些什么意味,他的阿言……与父皇……
  哪怕知道他是为了报仇,可却还是止不住地心疼,明明该是那样一个清风朗月般的人,却……
  “殿下……您在想什么?”右相一直在等着他回答自己的疑问,哪知一抬头却看到程穆之发呆的样子,而且脸色也是异常难看。
  “无妨,老师不必担心此事,只管按着我们的计划来。”程穆之收了收心思,果然一碰上阿言的事情,他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的。
  快到城门口,后面却传来苏文全的声音,“太子殿下留步!皇上让您去尚书房一趟,说是有要事要与您说。”
  苏文全给程穆之行了个礼,态度恭敬然而神色却有些异常。
  程穆之眉头一皱,有些奇怪恒德帝的行为,若有要事为何不在刚下朝便把他留下,而是他都快出了皇宫突然叫他回去?
  惠山远也有些惊讶,然而终究不好问出来,只好向程穆之行了个礼,道,“那臣先行告退。”言罢,同苏文全也拱了拱手,转过身,上了一直在城门口等着自己的马车。
  苏文全也恭恭敬敬地回了礼,对程穆之道,“太子殿下,请吧。”
  程穆之点点头,脸色未变,“敢问公公,父皇突然叫本宫去尚书房是为了何事?”其实他倒也没指望苏文全能回答他,只是若一言不发,怕是被传到父皇那里便是城府颇深,沉得住气了。
  “这朝堂政事奴才可不知道,不过刚刚奴才出来给您传话的时候,瞧见大皇子殿下进了书房。”
  有些出人意料,苏文全居然回答了他的问题,虽然并不是什么具体内容,然而也是给了他很多提示了。
  程穆之微微一笑,心下却仍然不动声色,程穆泽这有些着急的举动真是一点都不让人意外,并非他自负,而是他这大皇兄有些事情做得实在是着急。
  若他没猜错,八成是自己在朝堂上给父皇进献的砚台让他有些慌了,这会子怕是找东西讨父皇欢心呢。
  “多谢公公。”到了尚书房门口,程穆之轻轻地碰了下这大太监的手,然后非常中肯地,道了句谢。
  苏文全笑眯眯地握住手中莹润的玉佩,一张沟壑纵横的脸上喜气洋洋,“殿下在外间稍等,奴才给您进去通报去。”
  没多久,苏文全出来向他通报,“殿下,皇上与严尚书在里头议事,让您在外间侯着。”
  “嗯。”程穆之淡淡地应了一声,其实苏文全进去通报的时候他便听到了里面的对话,父皇让他在外间侯着,恐怕是有意让他听到里间的谈话。
  只是,阿言也在……已经许久没有见到柳清言的程穆之,心神一时有些恍惚。
  “殿下,奴才给您上茶。”苏文全给他奉了杯茶,悄悄地退了出去。
  尚书房里间点了安神香,恒德帝微阖着眼,指了指面前的首饰盒。
  “爱卿可还喜欢这串铃铛?这老大倒也当真会挑东西送,说是让朕随手拿着赏人,朕觉得赏给你就挺好。”
  柳清言看着那串金色的铃铛,中间嵌了几颗绿色的玛瑙,显得非常精致,也异常奢华,再看看大小……柳清言神色一暗,呵,可不是吗,这大皇子还真是会讨恒德帝的喜欢。
  外间程穆之端着茶的手一顿,程穆泽给父皇送铃铛做什么?
  “臣,很喜欢。”柳清言下意识地放轻了声音,他不想让外间的程穆之听到,哪怕再不堪,他也还想在程穆之面前留着自己仅剩的那为数不多的所谓尊严。
  何况看恒德帝这个样子,怕是要让他在尚书房戴上吧。
  果不其然,恒德帝看他这副冷冷淡淡的样子,兴致突然便上来了,手上加了力气,将站在他右手边的柳清言猛地拽入怀中,甚是怜惜地抚过柳清言的脸庞,有些痴迷于这滑腻的触感,“爱卿,朕给你戴上试试吧……”
  “皇上……”柳清言心下一惊,自是不愿,可又无法表现的太过直接,想要挣扎着从恒德帝的怀里站起来却反而被搂得更紧。
  恒德帝似乎并不在意他的反抗,已经将他的朝服褪了下来,看到他里面果然还是惯穿的红装,显得格外满意,起身,将他放在了面前的书桌上。
  “皇上!”柳清言有些不可置信,他自然没有料到恒德帝会突然这样,身边也没带着之前的药,何况这样的情况下带了药也来不及了。
  他不想让程穆之听到什么,也不愿那么恶心的自己今天以这种方式被他知晓。
  只能趁着皇帝还没有下一步动作时突然抱住他,求饶般地声音里甚至带上了哭腔,“皇上,臣求您……不要在这里要了臣……臣今夜会宿在宫里的……求您别在这里……”
  然而并没有用。
  恒德帝的兴致已经完全上来了,根本不听他在讲什么,不由他再说什么,已经将那铃铛戴在了他的脚腕上。
  金色的铃铛衬得柳清言细白的脚踝更加润泽,细细碎碎的铃铛声,在恒德帝听来显得格外悦耳。
  “爱卿与这铃铛显得格外相配……”恒德帝爱不释手地把玩着他的脚踝,粗重的呼吸声喷在他的耳边。
  柳清言下意识的咬住下唇,身体被恒德帝猛地一撞,眼前一片模糊,强烈的r_ou_体之间的*合,过分清晰地将他的肮脏完全揭开。
  意识不甚清明,眼角余光看到程穆之刚刚进献给皇帝的那方砚台。
  青色的釉质在阳光的照耀下折s_h_è 出淡色的光芒,柳清言手上加了些力气想要去触碰,然而那一线阳光却被伏下来的恒德帝挡住了,那方砚台,也瞧不见了。
 
 
第95章 第九十章
  穆之……你应该什么都听见了吧……这样丑陋的自己,再也没有一丝遮挡的摆在你面前,你一定恶心坏了……
  柳清言死咬着下唇,眼泪被硬生生地逼回去,在难过什么?柳清言啊柳清言,你自己选择的路,有什么资格难过呢?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活着,为了自己的执念。死了,也算死得其所。
  既然已经有了这样的念头,柳清言,你还不应该早早地断了对他的念头吗……
  里间衣物脱落的声音,窸窸窣窣,很清楚。
  程穆之猛地站起来,然而又极快地压抑住自己想要冲进去的举动,阿言……是阿言啊……阿言怎么愿意让他看到呢?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