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坊-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古代言情 >

孩子的父亲都想和我谈恋爱+番外 作者:宽霖(下)

时间:2019-07-12 21:39标签: 甜文 爽文 生子 未来架空
第076章 二更 探密一族的人刚到没多久。 谢琛抱着小卷又过来了。 迪卡莱看到小卷,又是伸手抱了过来, 小卷怎么出来了? 小卷看了一眼迪卡莱, 即使被抱着, 也是腰背挺得直直的, 小卷身上时白色的制服, 这身衣服是西尔斯特异寄过来,显然就是缩小版、Q版的仲裁
第076章 二更
  探密一族的人刚到没多久。
  谢琛抱着小卷又过来了。
  迪卡莱看到小卷,又是伸手抱了过来, “小卷怎么出来了?”
  小卷看了一眼迪卡莱, 即使被抱着, 也是腰背挺得直直的, 小卷身上时白色的制服, 这身衣服是西尔斯特异寄过来,显然就是缩小版、Q版的仲裁服, 左手臂上少了制裁局的袖章,但一头绚丽的银色长发,纤细的脖子上挂着象征仲裁人的审判权杖,左口袋里装着蓝皮的仲裁书, 右口袋里放着红皮的审判书, 这样一个小娃娃弄丢在半路上,都没人敢动一下。
  小鱼儿手握着自己的审判权杖认真地说道, “感觉父亲要来了。”
  迪卡莱嘴角勾了起来,“小卷的感觉很准, 你父亲确实快到了。”
  谢琛站在一边看着, 见迪卡莱看过来, 谢琛笑着问道,“会打扰到将军吗?”
  “不会。”迪卡莱摇头,“我自己站在这里正好无聊得很, 你带着小卷过来刚刚好。”
  谢琛轻笑几声,“不会就好。”
  熊力带着身后的两个下属,默默地退开了三米远。
  将军和谢琛先生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他们就是完美的背景板,是人形土豆。
  不一会儿。
  一架看上去很普通的星舰降落在兰图要塞外面,然而普通的星舰舱门打开,走在最前面的却是星际制裁局的三位大仲裁官,星际制裁局的铁三角。
  西尔斯是第四个走出来,当他看到被迪卡莱抱在怀里的儿子,看到儿子认真的小脸一刹那绽放出璀璨的笑容,两只清清冷冷的眼睛都笑成了弯月,西尔斯这一刻激动得差点飞奔而下。
  西尔斯克制住了,然后,他眼睁睁地看着他儿子到了大仲裁官老父亲的手里。
  “爷爷好~”小卷打招呼。
  大仲裁官爷爷笑眯眯地回道,“我们家的小卷好啊~”
  好一阵子没见,大仲裁官爷爷抱在怀里身边的兄弟都抢不走,更别说眼巴巴瞅着的西尔斯。
  真正的说起来,三位大仲裁官也是第一次和迪卡莱见面,迪卡莱对云隐那样的人不了解,但对于制裁局的最高仲裁庭的三个大佬却是多少知道一点的——这么说吧,只要知道星际制裁局的就没有人不知道这三个大仲裁官。
  三个大仲裁官见到迪卡莱并没有什么架子,态度和善,就好像真的是一群过来看孙子的老人。
  西尔斯抱不到儿子,只能上来做介绍,比起云燎一带十来个人,西尔斯加上三个大仲裁官也就四个人,但四个人的分量却很重,三个大仲裁官若是到了宴会席上,直接就是坐影一,火阗,云隐三位大佬合拼的那桌!
  迪卡莱面对三个严以律己的大仲裁官是很尊敬的,三个大仲裁官虽然不端架子,但看见迪卡莱褐色瞳眸里的认真和尊敬,脸上的笑意柔和了许多。
  西尔斯的父亲道,“我们兄弟三个不请自来会不会给你造成困扰?”
  迪卡莱摇头,实话实说道,“星际大仲裁官能来参加百日宴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怎么会是困扰呢?”
  “要说困扰,大概就是不知道该把你们安排在什么席位上了。”
  西尔斯有些诧异地看着迪卡莱,没有想到这个将军会自己挑起这个话题,虽然之前的通讯里有说过不会给任何意见,要迪卡莱自己拿主意。
  但迪卡莱这个主动的样子真的让西尔斯吓了一跳,西尔斯在心里腹诽,迪卡莱这个家伙做事情怎么不按套路来!!!
  总是这么出人意表,这副淡定自若的样子,完全不见了通讯器里的一丝迟疑,决断得太快了一些,西尔斯想看迪卡莱为难的样子看不到了,心里又抱不到儿子,西尔斯心情直接失落加无趣了。
  西尔斯不想和迪卡莱说话了。
  但迪卡莱说的话,只能他来接,长辈的身份也不好太直接问,所以西尔斯有些意兴阑珊地问道,“那将军是打算把我们安排在上面席位上啊?”
  迪卡莱的目光看向熊力,这次都不用迪卡莱出声,熊力自发地拿着托盘,将托盘里红色的胸花拿到了三个大仲裁官的面前。
  迪卡莱见三个大仲裁官瞬间怔愣的模样,对上他们迷茫的目光,迪卡莱直接说道,“我的安排,是你们和小卷一样,戴红色胸花,坐在亲属席。”
  三个大仲裁官互相看了一眼,而后都对各自眼里的茫然神色感到好笑,西尔斯的大伯率先拿起了红色的胸花,戴在胸前,笑呵呵地说道,“呵呵,我们三个老家伙也是有好几百年没参加过百日宴了,差点忘了红色胸花的意义,行,你不嫌弃我们三个老家伙,我们三个老家伙就坐在亲属席位上去。”
  “荣幸之至。”
  迪卡莱嘴上回应,心里想着,小容易百年来头一份,果然招摇到家了啊。
  西尔斯默默地拿过一朵红色的胸花戴在胸前,看着迪卡莱今天尤为耀眼的模样,再看一边笑吟吟站着的谢琛,西尔斯内心一下子更加郁闷了。
  “谢琛。”西尔斯喊了一句。
  “西尔斯。”谢琛回应道。
  西尔斯听着谢琛的声音,再看一眼儿子,心里猛地看开了,天时地利人和都没有,算了算了,随缘去吧,强求不得,反正三个大长辈也没有说他一定要和谢琛结契,谢琛对他也只是朋友关系,恋人未达,友人也未满,普通朋友而已。
  西尔斯的变化,谢琛没有看出来,但迪卡莱看出来了,褐色的瞳眸闪过一丝笑意,将西尔斯一行人送上悬浮车时,迪卡莱拍了拍西尔斯的肩膀,说了一件事情,算做安慰暗恋失败的西尔斯,“小卷一天不止想你十遍,下次你可以大胆地留个作业,让他每天想你一百遍,我觉得没问题。”
  “你可走开吧。”
  西尔斯哼了一声,转身钻入悬浮车。一头绚丽的银色长发也荡起了嫌弃地波浪线。
  迪卡莱轻笑了两声,能见到西尔斯这副略微孩子气的模样也是超难得了,往后怕是再也见不到了,有些可惜啊。
  不过迪卡莱也看出来,西尔斯虽然对谢琛有好感,但也仅仅限于好感,否则也就不会只是小小的失落,而不见黯然的神色。
  而这失落大部分还要归于西尔斯传统家庭里带出来的观念影响,遗憾于不能为小卷组合出一个小家庭。
  嗯,总的来说是少了一个劲敌的,西尔斯其实是一个很好的结契人选。
  迪卡莱觉得以后他的儿子要是找一个西尔斯这样的人,他是赞同的。
  迪卡莱丝毫都没发现,他自己不仅仅是以一个情敌的目光给西尔斯做评价……
  幸好西尔斯不会迪卡莱的技能,要是他会迪卡莱的技能,读到迪卡莱脑袋里所想的东西,西尔斯大概不会感觉快乐,也不是乖乖地坐上悬浮车,而是会直接打开制裁局的囚牢把迪卡莱送进去,并且大骂一声,“你这个变态情敌!”
  还好两个人都没有察觉。
  正经说起来,两个人的关系,对彼此的感官都很复杂,一言难以蔽之。
  两个人是在很久之前就认识的,很久之前就有惺惺相惜的朋友感情,经过西尔斯亲弟弟凯恩的事件,然后再是有了小卷的存在,两个人没办法用单一的词汇来定义,朋友,友人,对手,情敌,能够交付后背的人,像某一瞬,两个人都会以长者的眼光来心疼对方……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