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坊-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古代言情 >

暮云归 作者:氨茶碱(上)

时间:2022-04-27 16:42标签: 甜文 宫廷侯爵 穿书 情有独钟
 文案:
  放d_àng不羁小王爷×清心寡欲小和尚
  文案一:
  大周出了个放d_àng不羁、不学无术的小王爷云楚岫,仗着皇兄的宠爱整个京城横着走,爱过花娘恋过小倌儿,谁能想到偏偏栽在了一位清心寡欲的小和尚手里!
  云楚岫:小和尚,何时还俗?
  无清:小僧只愿常伴青灯古佛。
  云楚岫:小和尚,何时还俗?
  无清:小僧需讲经释义,普渡众生。
  当云楚岫披挂上沙场时,他喑哑着嗓子,问无清:“小和尚,倘若我活着回来,可愿还俗?”
  文案二:
  无清本以为自己这一生会波澜不惊、寡淡如水,可自从遇上小王爷,他的人生和心彻底乱了。
  小王爷在身边时,以逗弄自己为乐,哄骗他还俗,无清真真是怒火中烧;小王爷一消失不见,无清耳根子清净了,心却不宁了。
  一场边关祸事终让他看透摇摆不定的心。
  然常言道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于是无清为他弃纳衣,丢佛法,留青丝,期盼着他杀敌归来,共度余生。
  但暮云归,慕云归,何时归?
  全文都是俺胡编乱造的,大家就别深究啦~
 
 
第1章 有美人适与我愿(1)
  “王妈妈!六牙给你送新货了!”
  陈六牙子扛着一麻袋,站在熏风馆略显破败的后院,招呼着屋内的王鸨。
  王鸨闻声,提着苏绣裙子赶来,发髻上的珠钗叮当作响。
  微胖的身躯禁不住快脚步,她喘得有些厉害,连忙用涂满鱼脂肪的手捂住陈六牙子的嘴,j.īng_明世故的眼珠子紧张地打量周围。
  良久才舒口气,训着他:“我的小祖宗啊,下次您可小点声,要是让外人听见我王妈妈从你牙子手里买小倌儿,我这熏风馆还不得让衙门抄了?”
  陈六牙子将麻袋轻放下,咧嘴笑道:“王妈妈,不是俺六牙故意吵嚷,实在是这次的小倌儿乃上上品!”
  王鸨才不信陈六满口的胡言乱语,他才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这牙子,哪次不向她吹嘘上上品?
  结果全是赔钱货!
  陈六牙子见她不信,登时解开顶端的绳结,露出里面被迷药弄昏的人的脸。
  王鸨斜眼瞧着,顿时被迷住了——这小倌儿眉清目秀,唇红齿白,长相俊俏。
  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最主要他男生女相,那娇矜的小模样,最容易得富绅和官老爷们的喜爱。
  王鸨甚是满意,就连脸上用妆粉掩不住的褶皱全散发着笑。
  只不过她看向那光秃秃毫无一根毛发的头和身上穿着的明显是出家人的纳衣,不免皱眉:“六牙,你这是拐了个小和尚?”
  陈六笑嘻嘻道:“俺说王妈妈啊,有了这妙人,就是白花花的银子。您管他是不是和尚呢!”
  “再者,先皇周怀帝在位时,和西北蛮子那一场战役,跑了多少和尚又有谁去计数过?”
  “就当这小和尚忍受不了寺内颇多的清规戒律,想还俗偷溜出来的。”
  王鸨听完陈六牙子一番话,很是心动。
  谁又不爱那能使y-in曹地府的小鬼推磨的银票呢?
  王鸨从随身携带的银袋里抽出一锭十两的银子,放在陈六手里。
  陈六先是高兴地用牙咬了咬,而后砸吧着嘴,似是不满:“王妈妈,之前的是十两,这小和尚可是绝品,怎么着也得二十两吧……”
  王鸨拿手绢轰着这个贪婪的牙子,“去去去,以前的货色老娘没找你退货就不错了!还妄图二十两……”
  陈六被撵出熏风馆,王鸨“嘭”得一声关上门,吆喝来几个护院,将小和尚扛进房间。
  陈六站在后院门前,啐了一口,骂骂咧咧:“臭娘们儿,卖皮r_ou_的有什么好得瑟!”
  随后他低头掂掂手中十足十的银两,心满意足地哼着京城新传唱的江南小调离开了。
  r.ì沉时分,花柳巷早已灯火通明。
  熏风馆亦开市。
  王鸨轻笑招呼着客人。
  只见一手持羽扇、玉树临风,浑身散发着贵气的男子出现在门前。
  “哎哟,我的小王爷,您可来了!”王鸨立时笑得花枝乱颤,走上前去迎接,“您好些r.ì子没来,馆里的小竹想您想得可是茶饭不思!”
  话音刚落,名为小竹的倌倌桃花眼中饱含泪水,扑到小王爷的怀里,哭哭啼啼道:“王爷……您是不是不要小竹了……”
  云楚岫不动声色地推开,他今r.ì可不是前来寻欢作乐的。
  王鸨在风月场摸爬滚打那么些年,最会察言观色。她一眼便瞧出小王爷今r.ì似有不爽,于是立即说道:“小王爷,要不还是按老规矩?您先去雅间休息,有什么需要的再知会奴?”
  云楚岫点点头,甩开袖子径直去往楼上熏风馆专为他单设的雅间。
  紧跟在王鸨身后的龟公对她耳语几句:“小的已经安排好了,下午刚来的那位被小的扛到了小王爷的床上,欢情香也点上了。”
  王鸨满意地点点头,赏了他几个铜板。
  虽说大周民风开放,也有不少和尚还俗成家;但逼良为男娼的,却是她头一例。
  若是这小和尚从也就罢了,安分守己地给自己挣银子;若是不从,正好让这小王爷顶罪。
  反正是小王爷强了那佛家子弟,和自己没有半分关系。
  到头来,佛祖跟前也容不下这种六根不净的人,小和尚除了念经敲木鱼也什么都不会,只能任由自己差遣,最终还是她王鸨坐收渔翁之利。
  一想到这,王鸨忍不住为自己打得j.īng_妙算盘拍手称快。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