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坊-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古代言情 >

取了暴君心头血后 作者:二恰

时间:2022-05-09 09:45标签: 甜文 情有独钟
文案 林家七娘林湘珺,生就国色天香之貌,却自小病弱,算命批言注定活不过十六,除非以真龙之血为引。 可这真龙之血,天下何人敢取?她只能日日吊着口气等死。 直到一日,她做了场梦。 梦见平阳郡王家,面容有损的庶子沈放,才是真龙血脉。 梦里沈放受尽折辱
 文案
  林家七娘林湘珺,生就国色天香之貌,却自小病弱,算命批言注定活不过十六,除非以真龙之血为引。
  可这真龙之血,天下何人敢取?她只能日日吊着口气等死。
  直到一日,她做了场梦。
  梦见平阳郡王家,面容有损的庶子沈放,才是真龙血脉。
  梦里沈放受尽折辱十余载,x_ing格扭曲彻底黑化,一朝被寻回宫,便龙登九五,大开杀戒。
  将辱他之人悉数凌迟,成了名副其实的暴君。
  梦醒,林湘珺看着正被众人欺凌的沈放,他浑身是血,仰起的脸半边被毁y-in森可怖,另外半边却俊美似仙,显得尤为扭曲。
  她忍着害怕,咬牙挡在了他身前。
  在沈放染血的目光下,颤颤巍巍道:“你们再欺负他,我就,我就要喊我爹爹了QAQ。”
  自此,她勤勤恳恳地讨好沈放。总算等到他恢复身份,放下仇恨好好做皇帝,可没想到他登基第一件事,是上林家提亲。
  林湘珺:???
  救命,她只想活命,不想嫁人啊!
  林湘珺来不及逃,就被堵在了门口。
  沈放长指捏住她下巴,咬破舌尖哺了她一口血,抬头,微微笑了起来:“七娘不是最喜欢朕么?这回……跑什么呢?”
  *
  沈放厌恶这世间万物,直到有个病秧子闯进了他的世界。一个将死之人还妄图救人,着实可笑。
  但时间长了,他竟感觉到了趣味,就算别有所图那又如何。
  他愿以心血为饵,取天下至宝铸一金屋,只为诱她永世共眠。
  心狠手辣真暴君x娇生惯养病秧子
  日常流治愈系小甜文
  【毁容会好+sc+1v1】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湘珺、沈放 ┃ 配角:作者专栏求收藏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如何攻略疯批暴君
  立意:即便身处绝境也不能放弃生的希望
 
 
第1章 楔子
  时值寒冬,初雪如期而至,纷纷扬扬落了一宿,隔日天明已是满山白霜。
  庄严肃静的大雄宝殿上,有个纤弱的身影正双手合十,跪拜在慈眉善目的佛像前。
  外头候着几个婢女,瞧着已等了许久,拢着双袖,偶尔低声交谈两句,目光却不敢有片刻离开殿前的少女。
  不多时,一阵寒风灌入金瓦,携着后山幽幽的黄梅香,拂过那少女的鬓发,露出张粉雕玉琢的面容。
  她穿了身素雅的袄裙,不着半点脂粉,肤白胜雪,弱柳扶风皎若月下海棠,叫人不舍得惊扰。
  待到旭日升起,天光乍现,才见她浓密的长睫颤动了两下,掩口轻咳了几声,外头的婢女闻声立即进殿,小心地将厚厚的斗篷给她披上。
  “娘子,今儿时辰够了,您也该歇息了。”
  林湘珺看了眼香炉,见檀香已燃尽,弯眼笑了:“是该回去了,那我们去与主持辞行。”
  她每年春日会来庙里住几日,吃斋念佛调养身子,住持早已熟知她的习惯,每逢她在时,都会让闲杂的香客避让。
  这还是她头次冬日上山,府上提早做了一个月的准备,又是备马又是备炭火,生怕她着了寒。
  她跪了一炷香的时间,再起身时腿脚有些酸软,就着身旁春喜的手,站了两次才起来。
  看得春喜心疼不已:“娘子的身子上月才刚好些,这会天寒地冻的实在是辛苦,还是该等开春了再来的。”
  林湘珺却不觉得辛苦,反而心情很好,“我的病能好转,多亏了佛祖庇佑。还愿便得赶在同年,待到开春岂非不灵了。”
  她自小病弱,别说是上山了,冬日甚至都被拘着不能踏出房门半步,以往只能隔着窗子看院中的雪落雪融。
  即便她再遗憾委屈,也只能认命。
  可今年不同了,前两个月她的身子突然好了许多,不仅胃口变好了,连风寒咳嗽都没再犯。
  她每日的吃食都与之前一样,思来想去只能是她诚心礼佛,感动了神明,这才赶着过年前上山还愿。
  看着眼前的漫山积雪,以及小径旁的幽幽寒梅,林湘珺从未如此快活过,这简直是世间最美的景致。
  “我记得祖母最喜欢梅花了,这两枝开得好,我们折回去给她瞧瞧。”
  林湘珺一路上见什么都觉得新奇,等迎面碰上主持时,已经抱了满怀的花枝。
  虽然这花是山上的,但也算是寺里所有,私自折了别人寺里的花,让她有些心虚,行动略显笨拙地福了福身。
  脸颊微微泛红道:“我看这后山的梅花开得甚好,一时没忍住,让主持见笑了。”
  往日见她不是沉默不语便是在发脾气,少有露出此等小女儿的娇态,主持并未觉得失礼,反而觉得这才是小姑娘该有的天真娇憨。
  他慈善地笑着摇了摇头,林湘珺这才松了口气:“多谢主持这几日的照顾,七娘待开春再来。”
  “雪天y-in冷s-hi滑,林施主慢走。”
  像是为了印证他说的话,又是阵寒风袭来。
  林湘珺冷得一哆嗦,险些没站稳,下意识地往白狐狸毛领里缩了缩,瓮声瓮气地又道了声谢,坐上软轿带着一行人往山下去。
  看着她的身影消失不见,身后的小沙弥们才收回了目光,低声议论起来。
  “师兄,这是哪家的娘子,好生气派。”
  “清远侯的爱女,京都第一美人,自然是不凡。”
  “可如此寒天腊月的,林娘子为何要上山找罪受啊。”
  “还不是咱们寺消灾祛病最灵验……”
  -
  白马寺在城郊,林湘珺回到京都已是午后,门房远远瞧见她们的马车,立即让人回屋通禀,马车刚停稳众人便上前跪迎。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