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坊-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古代言情 >

我家跑堂是个铸器师 作者:知瑾安

时间:2022-05-09 09:45标签: 市井生活
文案: 陆云最近挺烦的,跑了好久才找到个跑堂的活,可老板娘却天天以各种理由扣自己月钱,店里满打满算也就三个人,至于吗?于是他... 东西拿来了吗?暗巷里的人从身后递给面前男人什么东西。 这真的是...那男人狐疑地摸了摸东西上的标记。 那人不耐烦地伸
文案:
陆云最近挺烦的,跑了好久才找到个跑堂的活,可老板娘却天天以各种理由扣自己月钱,店里满打满算也就三个人,至于吗?于是他...
“东西拿来了吗?”暗巷里的人从身后递给面前男人什么东西。
“这真的是...”那男人狐疑地摸了摸东西上的标记。
那人不耐烦地伸手道“谢谢惠顾,不语人说了这个要五百两,你若不要我大可以给别人!”
“要要要”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递给那人。抱着东西乐呵呵地走了。
第二日便听说市面上出现了一把云不语亲造的兵器,引得江湖人高价竞标。
“啧啧,卖便宜了!”陆云抱着胳膊咂了咂嘴,悠闲地转起手上抹布。
“陆云!你又在偷懒是不是!”身后的老板娘一声吼吓得他一颤,逮着一个要出门的客人,挥了挥手里的抹布,殷勤道,“哎,客官您慢走,下次再来啊!”
“又偷懒!”董穆青拍了拍衣衫上的灰尘,无奈地摇了摇头对他说,“陆云,你跟我去趟谢员外家,他家做寿请咱家出一席,你记得把门上上,把账算好,把东西都带齐...把...!”
一句话:老板娘说我们用美食征服别人而不是兵器!
旧文一则
 
内容标签: 市井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隐退的铸器师和努力赚钱的老板娘
立意:努力赚钱,奋发向上
 
 
第一章
 
 
早春的云峰山笼罩着薄雾,枝头树芽新发,一切都朝气勃勃的,除了那个正被人追赶的疲于逃命少年。
“抓住他,抓活的!”
一群手持利剑墨兰衣的侍卫正飞快地追赶前面一棕色短打的少年,那少年却带着银质面具,即使是如此紧迫情况下,背着一个木质箱子跑的飞快,让后面几个人追的气喘吁吁。
路的尽头却是一深不见底的悬崖,少年急忙停住,转身就要往一旁的小道跑,但那群蓝袍人跟着前后脚到,断了他的去路,几人用利剑将他团团围住,几乎是没有一点缝隙可逃,除了……身后的悬崖。
“你知道吗?你们手里的兵器虽是算得上二等的好兵器,可惜了,可对我来说却不顶事!”少年一抬手,手里的石子飞出,丁零当啷地,那群人手里的剑折成两半,掉在地上!
“这?”几人面面相觑,又交换了下眼神,反应迅速地手里的剑扔到一边,从腰后取出利刃,做攻击状。
从他们身后有一坐在轮椅上的人,他虽是中年相貌却是满头白发,衣着华丽,想必是什么富贵人家,却个双腿残疾被人推着过来,刚刚那句留活口就是他说的。那人转了转手上的翡翠戒指,瞥了眼那少年,恭敬地说,“云不语,只是请你为我家主人造一款兵器罢了!你身后就是万丈悬崖,是你的命重要,还是做一件绝世兵器重要?都传闻云不语已年逾八旬,仙风道骨,若不是见你亲手所制这霹雳流星锤,我倒是真不敢相信!名满天下的制器师竟如此年轻!”
“那有如何,若是专一做喜爱之事,自当是有这个返老还童之效,你爷爷我今年确有八十二,你爷爷我天天上山下矿自然是身体健壮,跟你们一帮龟孙子在这里比体力,你们,不行,还差远了!”
少年晃了晃食指,翻了个白眼,歪了歪头梗着脖子哼了一声说,“我说过只做自己想做的兵器,你那个破图里的说的兵器杀孽太多,我不会做!”
他又松了松筋骨,冲着对面嘿嘿一笑,“当然除了我,没人会做!”
“你们的钱我就收下了,以后不要来找爷爷我了!”他拍了拍箱子,忽然挥了挥手做了个再见的手势,面前的几个围攻他的人忽然毫无征兆地倒地。
“你...”那轮椅上的人还没说出话,便被长刀架在了脖子上,那人就在自己身后却看不到脸,身边的护卫本想护人,可一动脖子便开了口,涌出鲜血纷纷栽倒在地上。
“都说了,别追我!”少年抱着箱子信步走到那坐轮椅的面前,摸了摸下巴,似乎在想该怎么处置他。
瘪了瘪嘴无奈地摇摇头,“那东西邪x_ing,不但会伤人,还会伤主人本身,最后谁都活不了,我还是不喜欢这样的东西!他呢,刀出了就没有收回的道理!”少年指了指那身后的架刀的人。
“但你不会死,你还得替我告诉天下,云不语已经死了!”少年最后说完,笑的诡异,扛起手里的箱子就把人砸晕了。
“王爷,山上着火了!好像是云不语的Cao庐!”山下的随从敲了敲马车壁,对里面的人回禀。
“看来他们是没成事!马上派人上山去查!听说云不语这老小子鬼点子多!快!”
另一侧的隐秘小道,少年脱了面具,漏出稍显稚嫩的脸庞,又从地上抹了把灰涂在脸上,细看了看自己,扮作砍柴的农人应该能混过去,边走边对眼前的人说,“不愧是我最好的作品,你看看,啧啧,破刀这果然是最适合你的!”边说边感叹道。
“你再说话,我就割了你舌头!”破刀冷冰冰地看了眼远处地上的竹笋,正脸都没给那少年,蹲在地上拿刀起了几个,放在怀里。
少年嘴角上翘,用手里的树枝戳了戳那名叫破刀的冷面人说,“好了好了,我不说了!以后啊,你要爱惜你的刀,之后呢我就退隐江湖了,可没人能再做出这么好的刀了!我多看两眼还不行吗?”
他拱手道,“破刀,后会无期!”说着便咧着嘴笑了笑,可破刀依旧是面无表情,随后二人沿着岔路分开。
“王爷,Cao庐烧没了,里面有具老人的尸体!按骨龄看应该是云不语!可...石爷找到了,在悬崖边被人砸昏了。”属下回禀道。
那王爷皱了皱眉,厌恶道,“没用的东西!去,悬赏,找到最好的制兵师,还没有本王得不到的东西!”
六个月后
东街穿云巷知味馆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