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坊-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武侠修真 >

非正式探险笔记 作者:药到命无(六)

时间:2022-05-09 09:28标签: 重生 宠文 护短
第387章 红伞 他这镜子分不出正反面,因为两面是一样的,玻璃镜面,上面用红涂写着字,镜子的边框和把手是木头的。 玻璃镜面写满红字,那还能照清楚啥? 我不由得好奇,想看看这镜子怎么用,威力如何。 吴叔拿出镜子,手腕一翻,将镜子倒着握在手里,那姿势
第387章 红伞
  他这镜子分不出正反面,因为两面是一样的,玻璃镜面,上面用红涂写着字,镜子的边框和把手是木头的。
  玻璃镜面写满红字,那还能照清楚啥?
  我不由得好奇,想看看这镜子怎么用,威力如何。
  吴叔拿出镜子,手腕一翻,将镜子倒着握在手里,那姿势应该是标准的握乒乓球拍的姿势。
  我看看车窗外的铁头仙人球,脑袋足有西瓜那么大,吴叔的镜子却不足巴掌大小,他这是要干什么,用苍蝇拍打西瓜,玩四两拨千斤吗?
  铁头仙人球一个发力,将车窗彻底撞碎,王叔说这是防弹玻璃,也就是说铁头仙人球的力量比手/枪大。
  它的脑袋撞进来,钳子卡住车窗边,想要爬进来,吴叔拿着镜子,并没有真的去拍它,而是从下往上照着它。
  我不太明白他为什么非要用这个角度,如果是拍照的话,这个角度显脸大!
  铁头仙人球的脑袋本来就不小,镜子根本照不全,但这把镜子的用处应该不是为了照东西,当镜面距离仙人球只有不到一掌宽的距离时,镜面上的红字像被仙人球吸走了一样,从镜面上浮起,全贴到仙人球脸上去了。
  看来王叔的电球、吴叔的镜子,都是‘缠’身型武器,也算是近身武器,距离远了不行。
  但效果是真的好,本来已经快钻进来的铁头仙人球,被红字缠身后,嗷的一声惨叫,又跌回车窗外。
  那红字像绳索,又像紧箍咒,死死缠在仙人球身上,我看那文字也不是咒语或符号,就是很普通的汉字,应该是首诗,我只看清了‘疑是地上霜’几个字。
  我问包子知不知道是什么诗,她特别诧异地看着我,随即恍然,哦了声说:“对对,你在山里学的内容和我们不一样,那是唐诗啊,静夜思。”
  “啊,唐诗,威力好大。”果然文化传承很重要……
  唐诗绳链越缠越紧,勒得铁头仙人球不断哀嚎,原来它只有头铁,但身体不然,假如它的身体被勒成几段,头和钳子再铁也没用。
  铁头仙人掌掉出车外,它不叫时看不到嘴,这一叫嘴巴的位置就暴露了,那是一口全锯齿型牙齿的血盆大口,可以这么说,它脑袋的二分之一都是嘴。
  长着这种牙齿的生物肯定不是食Cao型,它的躯干被唐诗锁链勒断,它在地上打了几个滚,便彻底静下来。
  雨越下越大,坑里已经开始积水,我们不能再待在车里,郑叔从座位底下拉出一个箱子,里面有一次x_ing的雨衣,他拿出来分给我们,一人一件,穿上的人拉开车门先出去。
  王叔第一个穿上出去,他手里握着短笛,没有借助绳索,没几下就蹬着坑壁跳回地面。
  四人不愧是多年的搭档,行动的时候根本不需要语言交流,谁先上、谁后上,谁善后,全在无声中进行。
  我和包子跟着他们爬出坑地,六个人站在马路上左看右看,没看到其他车的影子。
  有车人家也是走高速,何况现在又下着大雨,更没人会走这条相对荒僻的小路。
  “再往前走一个小时,有高速服务区。”郑叔负责看地图定方位,他这话是对我和包子说的。
  “走吧。”我是没问题,走一天都可以,包子这时候不行也得行,出来历练就得有历练的样子,如果几步路都不能走,以后干脆就死了做外勤的这条心吧。
  她自己也清楚,用力点头说好,我们一行六人,走入茫茫雨幕,这边的路灯不怎么亮,感觉要灭不灭的,但路面还是能照清,不至于让他们深一脚、浅一脚。
  “吴叔,刚才那是什么啊?”包子的脸上全是雨水,这也挡不住她的好奇心,就着雨水开口问。
  “没见过,不知道是个啥。”吴叔摇头说。
  “您也没见过?原来世上真有这么多怪东西。”包子啧了声。
  “你从小到大,听说的还少吗?”王叔打趣她。
  “那不一样,听说就像听故事,没亲眼见过,没真实感,不不,是没有那么……震撼。”
  “近距离看到,怕不怕?”周叔问。
  “有点。”包子嘿嘿笑道。
  她岂止是有点,刚才铁头仙人球撞破车窗,她差点把我胳膊给掐断,当然,我是说,假设我是人类的话,她那个力道可是不小。
  人只有在特别紧张的情况下,才会下意识地发这样的力道。
  只不过其他四个人没注意到她的动作,也没感受到她的力道。
  我没说话,不当面拆穿她,给小丫头留点面子。
  其实她没当场尖叫,没有歇斯底里地胡乱躲避已经不错了,不添乱就是帮忙。
  边聊边走,约莫走了半个钟头,公路上前后都是一片黑暗,这一路段的路灯更少了,隔老远才有一个,光线弱了许多。
  我们六个是分成两排走,周叔吴叔和我走在前排、郑叔和王叔夹着包子走在后排。
  雨下得很大,他们几人的视线多多少少都受到了影响,我是最先发现前面有东西的人。
  我叫住其他人,自己也停下脚步,让他们看前面,周叔打着手电,照向更远一些的路面,地上没东西,我让他往上照。
  在公路中间,大约一人高的位置,悬浮着一把红色雨伞。
  伞上面有没有鱼线吊着我们看不清,反正伞下是没人,一只雨伞就那么悬在半空。
  公路两边没有树,它距离前后路灯也挺远的,基本没有可能是刮住了。
  “我去看看。”周叔让我们留在原地,他要上前去查看。
  “等等,你别自己过去。”我开口拦住周叔,因为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那把雨伞向我们移近了一点。
  那绝对不是风刮动的,而且风雨根本没能撼动它,它在雨中立得稳稳的,像是有人正抓着它。
  “它过来了。”吴叔也发现了它在移动,虽然迅速不快,但确实是在向我们靠近。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