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坊-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武侠修真 >

非正式探险笔记 作者:药到命无(五)

时间:2022-05-09 09:29标签: 重生 宠文 护短
第336章 古城消失 这就对上了,此生物在我族人口中,被称为鱼人,皮肤洁白如雪,样貌秀美精致,当然,它们不擅长唱歌,不,说不擅长都是委婉的,人类传说中的人鱼歌声美妙动听,我族传说中的鱼人唱歌嘶哑粗砺,长着最柔美的脸,唱着最狂野的电锯歌。 我以前
第336章 古城消失
  这就对上了,此生物在我族人口中,被称为鱼人,皮肤洁白如雪,样貌秀美精致,当然,它们不擅长唱歌,不,说不擅长都是委婉的,人类传说中的人鱼歌声美妙动听,我族传说中的鱼人唱歌嘶哑粗砺,长着最柔美的脸,唱着最狂野的电锯歌。
  我以前听到这个传说时,脑子里便回荡着电锯呲呲呲的声音,所以印象比较深刻。
  但鱼人在我族传说中,却是大反派,蛇蝎美人,是我族的敌人。
  结果到了古城人这,居然是他们的‘女娲’,假如陈清寒在画中看到的男人真是我族人,那他和鱼人就不仅仅是地位悬殊那么简单了,他们可能是上古版的罗密欧与祝英台!
  这么说我族在很久很久以前……有男人?
  一瞬间,新世界的大门向我敞开,八卦之魂烧出天际,这是何等巨大的瓜啊!
  “你听我说了吗?”陈清寒的音量拔高了一度。
  “啊?你说啥?”我回过神,抱歉地笑笑。
  “古城有遗民,他们可能有后代。”陈清寒这是话里有话,好像在暗示什么。
  “然后哩?”
  “你们一族也有。”
  “怎么了?”
  “大型单身狗见面会,可以考虑一下。”
  “嘿——行呃,不不不,你也看到了,古城人是混了多少次才成活下来的水稻,基因都变异了,不成不成。”
  “向阳呢,有这么多例子摆在面前,说明还是有希望的。”
  “这倒是,唉,要不我举办个‘非族也可、万年挑一’活动?”
  “你先说说核心,确实被碧石拿走了?”
  陈清寒突然转移话题,我眼睛一瞪,梗着脖子问:“怎么?你怀疑我说谎?”
  陈清寒乐了,摇头说:“我只是不相信你那么好说话,准是做了什么交易,再不然就是坑了碧石一把。”
  我‘心肝’一颤,好家伙,全让他给说中了。
  “光团真让她的人给收走了,她带来的人可不简单,我势单力薄,不让她拿,她还不把我打扁!”
  “她没说要核心做什么?”
  “没说,八成又是族内的事,禾苏上次不是说什么机会来了,我估摸着,可能是为了那件事……”
  “哪件?”
  “我族一直在找祖籍,有一部分人相信故乡是个类似于香格里拉的地方,希望认祖归宗。”
  “禾苏也这么想?”
  “嗯,我恢复记忆后,再琢磨她说的那话,就觉得她可能是找到回故乡的方法了,只是在等待一个时机。”
  “她问碧石愿不愿意加入她,那是邀请她加入反乡团?”
  “应该是这样,尤其是现今世界已经不是我族兴盛的时代,她们对这个世界没有归属感,总想着回老家去,肯定有族人会支持她们。”
  我既然已经表明不再参与族中的事,对回故乡也没有执念,碧石自然没必要向我透露更多信息。
  “核心是一种能源,我想她们总不至于走着回祖籍。”陈清寒挑挑眉,暗示的意味明显。
  “哦,什么交通工具烧天燃气?公交车?”
  “坐公交能回祖籍,至于兴师动众跑来袋鼠国?是坐飞机贵还是坐公交贵?”
  “害,那就是特殊交通工具喽,不管了,她们爱坐啥坐啥吧,骑电动三轮也行。”
  “如果你们祖籍真是世外桃源,你也不想回去?”
  “啥世外桃源,那都是她们的想象,我喜欢脚踏实地,早餐铺生意不错,也许用不了多久就能扩大一下店面了。”
  陈清寒闷闷地笑出声,抬手轻轻拍了下我的后脑勺。
  “喂喂,说话就说话,别人身攻击。”我拍掉他的胳膊,忽然想起黑影想拍他,反被他打伤的事,于是问道:“那个拍你的黑影,为什么尖叫着跑了?”
  “可能我有神力护体吧,黑暗克星。”
  “tui!不过别说,你的身世很值得深入挖掘。”
  “以后再说。”
  “那这次的事,报告怎么写?”
  “照实写,我们被第三方势力黄雀在后了。”
  我嘿嘿一乐,把兜里的尖锥体掏出来,给陈清寒看看我私藏的宝贝。
  这东西是不宜出手的,卖给谁都可能引发灾难,但放在我这也没用,蒸包子烤冷面有天然气和电锅,我将晶体塞进陈清寒手里。
  “她们拿走了光团,但光团里还有这个,被我提前藏起来了。”
  “你进过光团?”
  “是啊,汪乐也在,他给我看了这个,还想让我摸它,可惜我不会被核心能量污染,如果碧石再晚来一会儿,我就把光团给点着了。”
  陈清寒还不知道欧晨对我说过的话,我正好借这个机会向陈清寒讲起欧晨的事,他先是让古小哥动手,后又找上我。
  陈清寒听完只是问,万一光团爆炸,破坏力比火眼金睛自爆还强,我怎么办?
  我之前也想过,会不会因此丧命,但选择摆在面前,不是A就是B,干就完事儿了,犹豫迟疑只会浪费时间,所以我迅速做出决定,先除掉眼前的麻烦。
  出土之后,我改变了很多,没有曾经的‘责任’、‘大局’压着,我想问题的方式简单了,做事也自由了。
  因为我的决定,大部分时候只关乎我自己的生死,这就好选多了。
  “下次再做决定前,想想这世界上还有牵挂你的人,别让他们难过。”
  陈清寒说着拍拍我的肩膀,转身回屋睡觉去了。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