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坊-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武侠修真 >

非正式探险笔记 作者:药到命无(三)

时间:2022-05-09 09:29标签: 重生 宠文 护短
第一百九十九章 挺社会啊你 因为站得高了,我瞧见那犄角男旁边还摆着一张长椅,一个果女躺在长椅上,似乎是睡着了,正是失踪的那个女人。 在她的头顶,也长出一根犄角,只是颜色和男人的不同,一个金、一个银。 这不是传说中的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吗? 陈清寒
第一百九十九章 挺社会啊你
  因为站得高了,我瞧见那犄角男旁边还摆着一张长椅,一个果女躺在长椅上,似乎是睡着了,正是失踪的那个女人。
  在她的头顶,也长出一根犄角,只是颜色和男人的不同,一个金、一个银。
  这不是传说中的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吗?
  陈清寒提着大宝剑赶来,看我在树上蹲着,下边围着一群红尸,想过来帮忙。
  我连忙冲他喊道:“你去打金角大王!他叫你,你可别答应~”
  陈清寒应了声,调转方向朝犄角男跑去,刚刚他一晃犄角,红尸就来攻击我,说明他就是红尸的c.ao纵者。
  获救的女人提到了病毒、提到了红尸,唯独没提过这个犄角男。
  如果不是她有意隐瞒,就是这人是在她离开后才长出犄角的。
  其实只要不怕病毒感染,这些东西没什么可怕的,攻击力低得很,在海里的时候还行,到了陆地上,攻击速度还不如一个八十岁老太太。
  它们抱着大树开始摇晃,想把它摇倒,没智商的傀儡吃亏是必然的。
  它们摇倒一棵,我换一棵,公园里两人合抱粗的大树有十几棵,它们速度又没我快、没我灵活,在一棵倒在的时候,我就借力跳到另一棵树上去了。
  而它们的脑袋可没再生能力,我把领队给我的弹夹都打光了,每棵倒地的大树周围,都躺着三、四十具尸体。
  那边犄角男似乎打不过陈清寒,被大宝剑砍掉了一只胳膊,他连忙晃动头顶的犄角,围攻我的红尸,立即分出一半,回去保护他。
  它们将陈清寒团团围住,嘴巴大张着,吐出之前我见过的镰刀水母,这无疑是自杀式的防守方式。
  镰刀水母离开尸体后,只能活几分钟,除非它们还能钻回去,可在陈清寒的剑下,它们没这个机会。
  陈清寒的剑法不知师从何处,那是剑剑精准,把镰刀水母连同红尸一起斩成两半。
  有的连爬出来的机会都没有,还含在嘴里的时候就两半儿了。
  它们必死无疑,却也为犄角男争取到了一点时间。
  我想这才是他的目的,他趁机抱起长椅上的女人便逃。
  岛上建筑这么多,让他躲起来我们得找到什么时候,万一他收起思维,进入大脑放空的状态,凭我们两个人,可没办法对小岛进行地毯式搜索。
  “交给你啦,我去追。”我脚下使力一蹬,从树上直接跃到红尸的包围圈外。
  “你小心点。”陈清寒舞出一片剑花,快到都出虚影了,他忙中抽空叮嘱我一句。
  “小场面啦~”这种场面我们经历的还少吗,毫无新意,干就完事。
  犄角男夹着女人,跑起来有些吃力,他个头高,体格壮,可同时灵便x_ing就差,又不是经过专业训练的运动员,没跑多远就被我追上了。
  “孽畜,还不现出原形!”我一个冲刺,追上犄角男,飞起一脚踹在他后膝窝上。
  他向前一个趔趄,夹在胳膊底下的女人飞脱出去,掉在地上滚了两圈儿,但没有醒过来。
  “呜——”犄角男再次发出类似号角一样的声音,但此时我们离刚刚的小广场已经有些距离了,红尸不可能立即赶来。
  “就知道摇人,挺社会啊你,长个犄角你在这跟我装独角兽是不是?”微冲的子弹都打光了,我用袖子垫着手,抓着枪管把微冲当木奉子使,专照着他的犄角削。
  近距离一看,我发现这男人的瞳孔没有扩散,只是眼神发直,眼中有蓝光忽闪。
  显然,控制他的东西,和镰刀水母并不一样。
  犄角男想要抓我,他胳膊长、腿长,可惜动作没我快,每一下都抓空,然后自己的脑袋挨一下揍。
  我在他身边跳来跳去,他跑又跑不过我,抓又抓不着我,把他身体里的东西急的,恨不能亲自跳出来打我。
  可它是领袖,就像蚁后,自身没什么攻击力,坚决不能离开这副强壮的躯壳。
  然而这副躯壳也没强壮到哪去,他剩下的那条胳膊被我打断了,软弱无力地垂在身体一侧。
  刚刚那一脚,我也是用了力气的,所以他一条腿行动不便,这时候想跑也跑不快。
  这时,红尸赶过来救驾,又将我围住,我料犄角男也跑不了多远,看来不把红尸杀光,它们会没完没了地来阻挠我们。
  在实力占绝对上风的情况下,体力是获胜的另一个要素,车轮战术就是用来对付实力强的对手的。
  只不过这些红尸消耗不尽我的体力,消耗的只是我的时间。
  我瞄见犄角男又朝女人走去,而且分明是想在光天化日之下耍流氓。
  我是不懂他想要繁衍后代的愿望为何如此强烈,但控制他的是他身体里的那个东西。
  一个物种的生物、催着另一物种的生物繁衍后代,且如此迫切,死到临头还要先生个娃,强烈到这种程度的意愿,百分之百不会是好事。
  当然,对它们来说是‘重任’,对我们来说不是好事。
  我喊陈清寒过去阻止他,可陈清寒距离这边还有一段距离,千钧一发之际,他掷出手中的短剑,一记飞剑,精准地削断了犄角男的作案工具!
  在这少儿不宜的画面中,我注意到犄角男的伤口处还有别的东西。
  只是没等我细看呢,陈清寒又甩出一支飞镖。
  这飞镖是杰克船长给我们准备的常规武器,它扎到物体上就会引爆,是个飞镖炸弹。
  飞镖扎到犄角男的左眼上,立刻引爆炸烂了他的脑袋。
  围着我的红尸立即失去控制,它们像是失去了攻击目标,呆愣愣地左顾右盼,完全无视了我和陈清寒。
  而犄角男,他的脑袋被炸得细碎,陈清寒向一边的Cao地走去,在Cao丛中寻找着什么。
  我走到犄角男的尸体旁,抽出匕首划开了他的胸膛。
  他的内部结构发生了惊人的变化,有一层半透明的物质附着在他的脏器上,这物质内部还生成了新的、像血管一样的东西。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