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坊-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武侠修真 >

非正式探险笔记 作者:药到命无(二)

时间:2022-05-09 09:29标签: 重生 宠文 护短
第一百章 高冷的人设容易崩塌 切西瓜的标志和月亮有关,所以陈清寒怀疑,这个标志属于一个天女族的势力,而且这个势力从古延续至今。 或许这个势力是我们古墓的建造者,类似于建墓工匠,所以才掌握了古墓的格局图。 陈清寒的猜测合理,可是我认为没那么简单
第一百章 高冷的人设容易崩塌
  切西瓜的标志和月亮有关,所以陈清寒怀疑,这个标志属于一个天女族的势力,而且这个势力从古延续至今。
  或许这个势力是我们古墓的建造者,类似于建墓工匠,所以才掌握了古墓的格局图。
  陈清寒的猜测合理,可是我认为没那么简单。
  碧石是族中的罪犯,切西瓜的计划是把她从‘牢笼’中带出来,这个目的肯定不纯。
  如果天女族没有奇奇怪怪的能力,再怎么作妖也不足为惧,可是天女族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些异于常人之处,不知道会闹出什么幺蛾子。
  我一遍遍提醒自己,要做遵纪守法好公民,坚决和族中的坏分子划清界限,决不能参与她们的任何行动。
  我一通表决心,陈清寒只是嗯嗯地应着,这让我相当恼火,抬手给了他一拳。
  陈清寒像没事儿人一样,他的态度让我很是不爽,有种不被信任的感觉。
  我现在是信任他的,可他似乎并不那么信任我,其实保护一个人,和相信她完全可以是两码事。
  谁让我有天女一族的身份呢,如今要搞事情的又可能是天女族的后裔,弄不好就会卷进漩涡中。
  “你会变吗?”陈清寒的声音透过哗哗的水流声传进我耳朵里。
  这简直是灵魂拷问,谁不会变?我在碧石眼里已经变得面目全非,和她认识的那个我天差地别。
  只要时间够久,沧海变桑田,人当然是会变的。
  但时间不久的话,应该不会变,我肯定地点头,陈清寒的寿命不过几十年,我有信心在这十几年的时间里,保持不变。
  虽然见过太多次同伙互欧、内斗分裂的场面,但我仍然相信自己,区区几十年而已,坚持坚持就过去了。
  只是我没太明白陈清寒说的‘变’是怎么个变法,陈清寒也没解释,笑了下,说那就好。
  他这个人很难和别人敞开心扉,有什么事都憋在心里,偶尔透露那么点心思,也让我摸不着头脑。
  洗澡洗到我像落汤j-i,从浴室出来,衣服都s-hi透了。
  陈清寒把我推出来,他继续洗,我浑身s-hi哒哒,像刚跳过河爬上岸似的。
  想来想去,我估计他可能是怕有一天我们站在对立面上,所以内心十分纠结。
  其实他大可不必担忧,像碧石说的,我可是全族最遭人厌恶的存在,说明我和全族的关系都不怎么样,我肯定不会站在她们一边。
  黑衣人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看到我出来也没有反应,真真正正地莫得感情。
  晚上临睡前,陈清寒突然说了句‘你不要变’,然后就没声了。
  我躺在沙发上被他突然这么一句吓一跳,结果这一晚我在梦里和人打架,又是生气、又是争吵,有个人反复冲我大吼,说‘你变了’。
  醒来我还在郁闷,感觉在梦里没吵赢,气到不行,想接着战斗,可是场景变了,那个和我打架的人也消失了。
  那肯定不是梦,应该是某段被陈清寒刺激出来的记忆,梦里人的声音我在现实中没有听过,绝对不是迷雾和碧石。
  可惜梦里一片腥红,我没有看清‘对手’的脸,不过即使看清了,这么多年过去,时过境迁,我上哪去找她接着打架呢?
  吃过早饭,我们继续开车向海岸线行驶,可能我和陈清寒的表现好,没有逃跑或攻击黑衣人的举动,所以今天她们允许我们俩坐在一辆车里。
  陈清寒的手表有定位功能,他已经发送信号,但这是在境外,增援来得恐怕没有国内那么快。
  碧石在车上疯狂地刷手机,以至吃饭的时候都不见她抬头。
  我借口说减肥,每天只吃点巧克力,碧石却大吃特吃,像恶死鬼投胎似的。
  她和我‘复活’的方式不同,显然她更接近人类,可以正常吃喝拉撒睡。
  她吃饭的时候我会盯着她看,想看看她一直低头看手机,到底会不会把饭塞鼻孔里。
  之前给她看防抑郁的视频她还嫌烦,现在知道手机的好处了,天天抱着不撒手,充电宝揣在口袋里,充电线跟长在身上了一样。
  看来不需要我介绍,她也会认识到如今世道的变化,已经从前大不相同。
  快到海岸边的时候,我发现碧石在刷短视频,我以为她在看和这个时代有关的‘重要信息’,没想到她竟然在刷抖抖小视频!
  难怪我总是看到她龇牙咧嘴的样子,原来是想笑,又极力在忍耐。
  这到底是谁变得面目全非?高冷的祭司大人在刷无脑搞笑小视频!
  车子最终行驶进一座海边小城,叫土什么,陈清寒说的时候我没记住,脑子正在开小差。
  到了岸边有船接我们,风和日丽的好天气,正适合出海,船上包括开船的人,全是黑衣人。
  等被押进船舱坐好,我拉住陈清寒,悄声说:“你看到没有?”
  陈清寒点点头:“长的一样。”
  四个长得一样的,勉强可以说是四胞胎,甚至更稀少的有六胞胎、八胞胎,可是全船加起来快二十个人了,全长着同一张脸,整容医生也没这么好的技术。
  船上除了黑衣人和我们三个再没别的人,显然这里并不是我们这趟行程的终点。
  果然,游艇载着我们驶向更深的海域,大概航行一个钟头,一艘豪华油轮出现在我视线内。
  我在旅游网站上见过,什么玛格丽特皇家号、天鹅号,加勒比海豪华十五日套餐等等。
  可是自从看了撞冰山的海上灾难片,我对此类旅游项目就不怎么感兴趣了。
  尤其是那部海底大怪物上船吃人的片子,更是令我印象深刻。
  不过我答应陈清寒要出海寻找他的妹妹,先适应一下海上行动也挺好。
  跟我想象的不同,这艘油轮貌似只是普通的旅游船,上面的游客还不少,多我们三个不多、少我们三个不少。
  和我们一起登船的只有三名黑衣人,看来她们也知道在公共场合要低调。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