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坊-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现代言情 >

我到底是不是人. 作者:葱大王(二)

时间:2022-05-11 20:24标签: 直播 无限流 都市异闻
第43章 反向抢夺19
  女人头往旁边躲开,云川上前一步,顺势挥动金属棍从侧面敲向女人头。
  后者来不及躲避,一颗头更没有什么力气可言。被“嘭”地一声打飞,猛地撞在车窗上,血管中飞溅出许多血迹,全部淋在蹲在下面的锅盖头身上。
  “呜呜呜呜……”
  锅盖头吓到哭泣,鼻涕眼泪一起流。
  他好想晕过去,像之前在图书馆里一样晕过去,但整个人却非常清醒地恐惧着,甚至感受到溅落在自己身上的血液还有余温。
  这很大程度吸引到女人头的注意力。
  那双仿佛随时都会掉下来的眼珠子往下转动,看向锅盖头。
  头颅下的血管朝锅盖头的位置扭动,仿佛有生命一般。
  “喂……喂!”
  一旁座椅下面躲着的黑长直悄声喊锅盖头。
  “呜呜呜呜……”
  锅盖头像一只把头埋在沙子里的鸵鸟。
  “快跑啊!”黑长直眉头紧皱,着急得很。
  她探头看向那名戴着墨镜是名大叔,摘下墨镜露出一张嫩脸的人。
  后者眼线微挑,手持金属棍对准女人头,准备一击致命。
  回头再看,锅盖头脑袋顶上诡异的纤细血管已经快要垂到他脖子上了!
  黑长直一咬牙,爬出座椅,伸手快速抓住锅盖头的胳膊,用力朝自己这边拉过来。
  女人头眼珠转动,仿佛被黑长直的举动刺激到,血管张牙舞爪地扭动,头颅也朝黑长直的方向飞过去。
  这个角度刚刚好。
  云川早已蓄力完毕,举着金属棍,对准女人头的大眼珠子,用力刺去的同时向前奔跑。
  金属棍抵着女人头一路前冲,直到女人头撞上轨道公j_iao的挡风玻璃的同时,金属棍“噗”地扎进去。
  挡风玻璃因为金属棍顶端的碰撞裂开,裂成类似蜘蛛网的纹路。
  至于女人头,没动静了,连在头颅下面的数跟血管失去活力,自然垂落,滴滴答答流着鲜血。
  具体画面不是很美好,云川不愿细看。
  如果硬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
  爆浆。
  【宇宙第一帅打赏天地j.īng_华蘑菇*1】并发言:【好恶……你不是我爱的主播了,怎么可以用这么恶心的方式。】
  【摘星楼打赏天地j.īng_华蘑菇*1】并发言:【嗨,大家,好久不见,还记得我吗?我刚起床吃完早饭,没想到打开直播就看到这么刺激的一幕呢,有点像爆浆j-i排里面的爆浆对吧,都是浓白里带点微黄,就是不知道味道是否一样甜美呢~】
  【世上最帅的墨白白打赏天地j.īng_华蘑菇*1】并发言:【哪里来的变态,叉出去烤了吧!】
  【嵘瑭打赏天地j.īng_华蘑菇*1】并发言:【呕……摘星楼,你真是一如既往的醒目,我已经对你的话生理反s_h_è了。】
  【白柜子打赏天地j.īng_华蘑菇*1】并发言:【墨白白也是个强人吧,对摘星楼免疫不说,还能调侃一句……不说了我先去吐。】
  【酥脆小饼干打赏天地j.īng_华蘑菇*1】并发言:【川川你快升主播等级!升级后我一定要当你的管理员,把这个摘星楼关进小黑屋反省!】
  ……
  从女人头脱离身体,到被云川一棍子戳死,总共也就不到两分钟时间,老太太还没反应过来,“小琪”就这么退场了。
  “嘭!”
  一声重物倒地的声响。
  云川回头看去。
  女人头端正坐在前排的身体往一侧栽倒,摔在地上,不见动弹。
  可见果真是死透了。
  若不是场面太过血腥,云川倒真想看看,女人头的另一面长什么样,会不会有另一双眼睛。
  “怎么可能,你杀了她!”
  老太太尖声道。
  女人头本身的实力不算弱,但云川的速度太快,前者还没来得及发挥出实力,就被后者以最快的速度杀死。
  能不快吗,后面还有一老太太和十几名面无表情的乘客虎视眈眈,云川不想被联手夹击。
  “凭什么,凭什么!你们这群蛀虫,无功无德,被保护在罩子里的胆小老鼠!”
  老太太神情癫狂,情绪越发激动,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浑浊泛白的眼珠里除了刻骨恨意,便没有别的。
  也逐渐暴露出一些不同。
  她从正面看,就是一名普通的七十多岁干瘦矮小的老太太,银白的头发,佝偻的身躯。
  但她身后,一根根密密麻麻的红色血管一样的丝线暴露出来,千丝万缕地漂浮在空气中,同时也有一部分连接在轨道公j_iao上另外十几名乘客身上。
  这副模样,实在让人不得不联想到各种恐怖场景。
  少年少女们吓得挤到车头,却又不敢离女人头和她断头的身体太近。
  “你和那个小琪,是辐s_h_è人?”
  云川上上下下地仔细打量过后,只问了这样一句话。
  这句话如同戳到老太太心窝子里面去,狠狠扎一刀,又撒了把盐。
  她们是被扔弃的人,是没有资格再进入防护罩的人。
  生死由命。
  熬过因为辐s_h_è导致身体溃烂衰败的生死关头后,还要吃下会让辐s_h_è加重的辐s_h_è生物果腹。
  即便是现在拥有超然的能力,辐s_h_è带来的痛苦也从未消减,生不如死。
  “你也要去,你也要去,我送你去!”
  老太太喃喃自语地念叨着,在她身后,那十几名乘客肩膀向上耸起,缓缓从座位上“浮”起来,飘在半空中。
  像是被提起肩膀的木偶,面无表情,眼神空洞,四肢自然垂落。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