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坊-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玄幻奇幻 >

锦瑟+番外 作者:priest

时间:2018-08-16 15:20标签: 宫廷侯爵 江湖恩怨 强取豪夺
文案: 仙侠背景的狗血人妖文好吧,是人VS妖文 伪君子受VS偏执狂攻.1V1 HE 不坑 PS:本文纯属胡编,偶尔心血来潮考据, 大部分不可信未成年人请勿模仿= =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江湖恩怨 强取豪夺 搜索关键字:主角:施无端,白离 楔子 那一年天降异象,大雪封
 文案:
 
仙侠背景的狗血人妖文……好吧,是人VS妖文
 
伪君子受VS偏执狂攻.1V1 HE 不坑
 
PS:本文纯属胡编,偶尔心血来潮考据,
 
大部分不可信……未成年人请勿模仿= =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江湖恩怨 强取豪夺
 
搜索关键字:主角:施无端,白离
 
 
 
    
    楔子
    
    那一年天降异象,大雪封山,连月不停。平阳城中降星台竟被大雪压垮了半边,新皇适才登基,一月之内连下三道罪己诏,率文武百官亲往菩提山拜祭列祖列宗、诸天神佛,以求天命。
    第九十二代大乘教宗宗主执叶大师亲自主持,祭天整整七七四十九日,云雾方开,大雪初歇。彼时殷晟大陆之上,饿殍遍地,冤魂成云,自北天直冲星汉而起,星辰之海动荡,七大神座偏移,白虎夺紫薇光,帝星暗淡。
    九鹿山玄宗道祖窥破天机,自知天劫将至,遂闭门谢客,闭关三月,直至开春,方才重开山门,率一众弟子进京面圣讲法,相授天机,暮春方归。
    传闻便是在那归途之中,道祖与其弟子路过荒山夜宿,偶然见一母狼,通体雪白,好似通人x_ing一般,屈四肢跪在道祖之前,以头点地,竟似膜拜。道祖掐指算来,知晓自己命定有此因缘,便命弟子等候,自己随母狼而去,不过一时三刻,抱回一个男婴,周身锦缎裹身,并不哭闹,颈上挂玄铁,上书一个“施”字。
    母狼远远缀在后面,远送三十多里不止,远远望见凡人乡镇,方才止步,口中“呜呜”长啼,再一看,双目之中竟似落下泪来。
    见者无不称奇,以为这男婴定是有大造化之人,道祖赐其名“无端”,收为关门弟子。
    时年乃大乾二年。
    
    第一卷
 
    第一章 无端
    
    有人三岁能看老,有人得经历十八变。
    看着施无端,就知道毛虫是怎么化蝶的——很多年以后都有人感慨,小时候那么无法无天、顽劣成x_ing的东西,究竟是吃错了什么药,后来就长成了那么一副一张口就满嘴仁义道德、斯文到了有些木讷的人模狗样的呢?
    殷晟大陆上,无论是平民百姓还是王侯将相,自来有修仙问道的情结。
    当世有修仙者与修道者,修仙者虚无缥缈,多在六合之外,人间寒暑y-in晴、乱世盛世,概不c-h-a手,看的是百岁更迭王朝盈亏之万象,过得是餐风饮露与世无争的日子,比如那与九鹿山玄宗掌门人道祖交情甚笃的江华散人,便是个罕见的修仙者。
    修道则分有很多门派,最大、最出名的修道门派有“九鹿山玄宗”“菩提山大乘教宗”“西极谷密宗”和“乐游崖乐游教宗”。
    除那教义松散,以致门下修道弟子亦正亦邪、经常因为寻欢作乐做出些惊世骇俗的事的乐游教宗,其他三大门派在凡人心里自然是无比崇高的。
    玄宗向来入世,弟子多被教以天下苍生为己任。大乘教宗追求大善,笃信神明,门下弟子不食荤腥,一生只着布衣,平和中正,行善事,为善行。密宗则沉溺玄学,所追求不过“自然”二字,门下之人也大多神神秘秘,轻易不露形迹。
    传说修道者千百年寿命不绝,能腾云驾雾、斩妖除魔,朝中文人武将、栋梁之才竟有不少都出自那深山之中的三大门派。
    传说皇帝都对这三大宗宗主敬畏有加,不少凤子龙孙、王侯将相之后都挤破了头一般地想进去修习,也要挑根骨悟x_ing好的,才能有幸被收为弟子。
    施无端这小子,人如其名,无端走了狗屎运,出生没多久就被玄宗道祖宗主捡回来,不知瞧上了那襁褓中的小婴儿哪里,竟收做了关门弟子,简直是别人一辈子都可遇不可求的机缘,可惜本人是越长越歪,实在对不起这份天降机缘。
    他小时候在九鹿山上做下的“丰功伟绩”,说出来那简直是罄竹难书。
    那年江华散人到九鹿山与道祖饮酒论道,江华散人自来不拘小节,酒醉后干脆歇在饮水亭小憩,醒来只觉得脸上冰凉,头上生风,伸手一摸,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竟被人把那一脸仙风道骨的长胡子给剃了干净。
    养了将近三百年的胡子就这么被一个豆丁大的小崽子偷走,搭了j-i窝养鸟蛋玩,江华散人暴跳如雷不提,反正挨了板子、还被道祖一怒之下倒挂在饮水亭上供众弟子参观的施无端,自那以后一战成名。
    施无端大概从还在娘胎里的时候,就是个胆大包天的东西,从狼窝里被道祖捡回来那会,不过是几个月大的小婴儿,却无论是见了大狼还是一大群生人,都只是转着一双大眼睛好奇地东瞅西看,哭也不知道哭一声。
    年幼的时候学步,他迈着两条胖嘟嘟的小短腿还摇晃,站都站不大稳当,就开始张牙舞爪乐颠颠地跑起来,照看他的师兄一个不留神,叫他一下摔在地上,圆得看不见骨头的下巴都给蹭破了,他却也不知道疼,不用人扶也不用人哄,像个小r_ou_虫子似的自己爬起来,抬起小圆脸,又给了他心惊胆战的小师兄一个没心没肺的大笑脸,露出空荡荡没几颗牙的小牙床。
    稍微大一点,施无端更是过上了每天上房揭瓦的日子。
    玄宗道祖,传说活了五百多年,向来是谈吐优雅、一心向道的大智者,一言一笑都叫人如沐春风的那么个人物,偏偏打从收了这个关门小弟子,几百年的修为竟然破了功,据说每个月都要大发雷霆那么几次,打坏个三四把戒尺。
    也不知是不是被打得多了,施无端竟给打出了一身铜皮铁骨,闯了祸,道祖一声大喝:“孽障还过来受打!”
    他就乖乖地过去,挨上“噼里啪啦”的一顿臭揍,再揉揉屁股,十分混不吝地擦一把鼻涕,继续闹得九鹿山j-i飞狗跳。
    按说男孩小时候淘气,实属正常,哪个孩子没挨过几顿板子呢?可施无端这个小东西实在是淘气得出了圈离了谱,仿佛天生少了根筋,不知道害怕似的。
    剃了江华散人胡子去搭鸟窝这还是小事,五岁的时候,他赶羊似的赶着九鹿山神兽“青觕”溜出去玩,差点出山,被一群打柴的村里人围着青觕指指点点了半日,才被几个师兄追回来。
    六岁的时候和一帮孩子捉迷藏,别人一个没注意,他就跑到了后山那妖物云集的苍云谷,与众小妖嬉戏游玩一番,最后道祖亲自出来搜山找他的时候,竟然心惊胆战地发现这傻大胆的小崽子跑到了大蛇窝里,正裹着一窝赤练蛇大被同眠。
    七岁那年冬天,年关祭祖,道祖师兄弟四人请来九天玄火,结果被这小子半夜摸进来,想试试这九天玄火和普通的火烛有个什么不一样,就用偷出的一点火星跟一群半大孩子点了烟花炮仗玩,一不小心走水,把那玄宗祠堂给烧去了半边。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