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坊-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玄幻奇幻 >

摘仙令 作者:潭子(二)

时间:2022-03-06 13:47标签: 轻松 修仙 杀伐果断 策马江湖 世家
,对灵宠什么的,给一木奉子,就得再给个甜枣。 修仙之人,最怕的就是死了,有她的这个承诺,就等于多出一条命来,小青藤就不相信,忽悠不瘸她。 先等一下 陆灵蹊在水团中一边搓着脚,一边面色古怪,你都不嫌我的脚臭吗? 五谷轮回所,这什么狗屁的小主人嫌
,对灵宠什么的,给一木奉子,就得再给个甜枣。
  修仙之人,最怕的就是死了,有她的这个承诺,就等于多出一条命来,小青藤就不相信,忽悠不瘸她。
  “先等一下……”
  陆灵蹊在水团中一边搓着脚,一边面色古怪,“你都不嫌我的脚臭吗?”
  五谷轮回所,这什么狗屁的小主人嫌臭,没道理,还逮她的脚祸害啊!
  “……咳!”
  小青藤还真没想过这个,“修仙之人,哪来脚臭一说?我当我是傻子吗?”
  “那你当我是傻了吗?”
  陆灵蹊横眉,“不出来是吧?我身上有什么不对,难道我自己就一点也没发觉?”
  啪!
  她一个巴掌打在右手的手腕上,“滚出来,你好好说话,我也好好说话,否则,我们鱼死网破,谁也别想得好。”
  小青藤的叶子非常想缩,可一根颤颤巍巍的银针被人家捏在手上,那马上要扎下来的样子……
  “别扎别扎,我出来就是。”
  她委委屈屈地在她的手腕上探出来,嫩嫩的叶子上,非常拟人地幻出一张小脸,“开个玩笑嘛,至于来真的?”
  开玩笑?
  脚确实不痒了。
  陆灵蹊看这个小青藤在她手腕上,慢慢直起细细柔柔的身体,都不知道有多惊讶!
  她就是瞎猫碰死耗子,才试试手腕的。
  可真没想到,这世上,真有这种木灵j.īng_怪。
  陆家医术传家,虽然听说过,人参宝宝之类的传说,可她一直以为,那只是传说呢。
  “你是什么灵药?”
  灵药?
  小青藤看到人家双眼亮晶晶,那一幅估算她值多少钱的样子,真是……
  “灵药算个屁啊!”
  她真是气死了,在嫩叶上鼓着一张小脸,“灵药能帮你藏宝吗?一颗己土珠,你知道能帮你换多少灵药?”
  咦?
  还真是。
  “那你是……什么藤子吗?”
  好好看,像什么藤子呢。
  但这世上不论什么样的藤子,都得挂到别人身上。
  它活的好,被挂的人,活得可能就不一定好了。
  陆灵蹊自诩是个有见识的,可左打量右打量,就是不知道,小东西是什么样的藤子。
  “我……我也不知道。”
  嫩叶往下耷拉了一下,“我是什么样的藤子,得等我长大了才能看出来。”
  这样啊!
  “你是怎么跑到我身上的?”
  关键是人家好像真能给她身体捣乱。
  陆灵蹊非常严肃,“还敢以我主人自居,应该反过来,我是你的主人吧?”
  “……”
  要不要这么聪明啊?
  可怜这人是她自己选的。
  嫩叶上的小脸歪了歪,“你不是我主人,我也不是你主人,但是我们现在真是一条藤上的蚂蚱,你不能打我,要不然启动契约,你怎么打我的,它就怎么还你。”
  契约?
  陆灵蹊脸上的表情变幻不绝,“什么契约?”
  “大德之契!”
  大德之契?
  这是什么契约?
  陆灵蹊听说那个西狄巴吉就契约了一个成长型的银狼为宠,他想让那银狼干什么,人家就得干什么,否则真能让那银狼生死两难。
  但这大德……
  只听这名字,她就感觉很不好。
  修士养灵宠,正常就是为了提升战力的,她这个……
  “大德大德,就是我们两个是平等的。”
  小青藤知道这一天总会出来,干脆竹筒倒豆子,“我们签的契约是互助型,你不能逼我为你拼命,我也不能逼你为我拼命,我们一切都是公平的。”
  公平?
  有公平可言吗?
  陆灵蹊黑脸,“你骗人,我的一言一行,只要你想知道,好像马上就能知道,可你……”她打量她,“你要不主动露出来,我都不知道,我身上还有一个你呢。”
  “这不能怪我啊!”
  嫩叶上的小脸显得特别的无辜,“谁让你现在的修为这么低来着。等你筑基了,正式踏入仙路,我就……我就看不着了。”
  真的假的?
  陆灵蹊很怀疑,“我不相信你,你把我的东西还来,另找出路吧!”
  ……
  “师兄,是打算收徒吗?”
  驻地木楼上,久诚真人坐在随庆真人的对面反客为主,给他倒茶。
  “是!”
  想到楚天阔刚刚传来的消息,随庆笑的很开心,“这么多年,你们不是一直让我收个徒弟嘛?林蹊那孩子不错,我很喜欢。”
  “她的身份……”
  “身份怎么啦?”
  随庆在他试探的话还没说完,就微冷了脸,“祖上流放出修仙界,难不成后人就不能再有好的仙缘?”
  “师兄,我哪是这个意思?”
  久诚可不敢应下这话,“人家一家都没放弃过修行之路,显然早有回修仙界的准备。我的意思是,我们是不是要把林家祖上的事问一问,林蹊的身份,很快就因你而不同,我们得防着某些别有用心之人啊!”
  元婴后期长老的唯一徒弟,人家总会打听打听。
  千道宗的地盘就那么大,他进阶元婴没几十年,所在的李家还没站稳脚跟,久诚私心下不能不未雨绸缪。
  “……”随庆摸了摸胡子,这件事,他是要问。
  毕竟徒弟将会有不少己土珠。
  有那东西在,总会有些不要脸的人,赶去认亲。
  “你的意思我知道,但现在时机还没到。”
  没看到,他还没认徒弟吗?
  “三颗己土珠的事,已经传了出去,被盯是肯定的,但盯她的人也有限了。”
  随庆大有深意的眼睛停在久诚身上,“师弟啊,老哥哥我这辈子难得看上个徒弟,看在我们多年的j_iao情份上,你也多疼疼你将来的师侄吧!”
  “……”久诚后背有些冒汗,忙干笑一声,“那是肯定的,说起来,师兄还是久诚的救命恩人呢,您徒弟,那我肯定比对我亲徒弟还好。”
  “如此……师兄就放心了。”
  随庆笑咪咪地端茶喝上一口,“六十六颗己土珠在我千道宗,得利的是我千道宗所有人,遗惠更不知凡己,老夫想着,我们师兄弟,还没哪个会短视的,让别人占我们的便宜吧?”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