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坊-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玄幻奇幻 >

何以两世不归来 作者:穿裤衩的怪兽

时间:2022-04-01 17:23标签: 甜文 情有独钟
文案 川原秋色静,芦苇晚风鸣。迢递不归客,人传虚隐名。短篇小说,让读者用更短的时间,感受不一样的人生。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不归,庚辰 ┃ 配角:无胥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天地共主与地府孤魂的搞笑陪伴 立意:你是我的太y-
 文案
  川原秋色静,芦苇晚风鸣。迢递不归客,人传虚隐名。短篇小说,让读者用更短的时间,感受不一样的人生。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不归,庚辰 ┃ 配角:无胥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天地共主与地府孤魂的搞笑陪伴
  立意:你是我的太yá-ng,照进心里,驱走孤寂;我是你的后盾,许你永世皆安
 
 
第1章 :今后你便叫不归罢
  昏暗的地府里,庄严的阎罗殿上,阎罗王正扶额批改案卷。突然,一个瘦小的身影毫无预兆地出现在殿内,殿内y-in差齐齐抽出兵器,作势抓人。
  案台上,阎罗王放下案卷,抬眼望去下方,目光凛冽森然,不怒自威:“尔乃何人,为何无故出现在此。”身影逐渐幻化人形,仔细瞧去,竟是个年约豆蔻的女娃娃,高4尺有余,身着C_ào灰翠烟衫,碧绿百褶裙,倒是给原先死气沉沉的阎罗殿带来了一抹亮意。
  女娃娃目光游离,口中呢喃:“我乃黑水河畔一株蒹葭,刚幻化人形便来到此处。”
  “那你可知你因何身故?”
  “不知。”
  阎罗王沉吟道:“怪哉、怪哉,黑水河乃一处死河,竟能生出一枝蒹葭,可惜、可惜…”
  阎罗王话音未落,便从远处传来低沉、舒缓但又薄凉的声音,“川原秋色静,芦苇晚风鸣。迢递不归客,人传虚隐名。今后,你便叫不归罢,如今你六识不全,就留于地府,待到六识恢复后再去投胎。”抬眼望去,来人竟是九天战神庚辰。
  阎罗王赶忙上前施礼:“不知战神驾到,还望恕罪,吾等接到星君册,道战神3r.ì后下凡历劫,眼下可是要提前?”
  庚辰负手立于阎王殿前:“还请阎君带路。”
  随后一行人便簇拥着九天战神庚辰前往轮回井,整个大殿上瞬间只剩不归一人孤零零的站着。
  …
  距离不归来到地府已一月有余,因是战神庚辰赐名,且嘱意其留于地府,因此地府上下皆对其照顾有加。
  一r.ì,不归正坐在忘川河边洗脚丫子,身旁路过的贪吃鬼吓得撒丫子就跑,嘴里的孤魂掉在地上化作一缕白烟飘散。
  “地府鬼魂均惧怕这忘川水,不归姑娘为何偏爱在这忘川河洗脚丫子?”一吊死鬼吐着大舌头好奇询问,他站的远远的,生怕被溅到一滴这忘川河水。
  “这水洗脚甚是舒服,洗的我脚又白又嫩。”说罢便抬脚转身欲给吊死鬼好好瞧上一番,不料脚上带的水滴不小心甩了出去,滴在了吊死鬼的身上,“滋”的一声,吊死鬼便魂飞魄散,当下赶路的鬼魂四下逃散。
  不归挠头:“怎么都跑了?刚刚那吊死鬼呢?”
  “我的不归小姑n_ain_ai诶,您赶紧把脚上的水擦干净上来吧。”一个y-in差看到此处乱况前来查看,扶额暗叹:每次这小姑n_ain_ai来洗脚,总有好奇的鬼魂上前打探,最终落得魂飞魄散,引得一场S_āo乱。
  “这地府委实无聊,你可有啥逗趣儿的来解闷?”
  y-in差挠头,着实为难,这地府一望无际的黑暗,充斥着死气,哪来的逗趣儿。
  这时,远处传来女子哭哭啼啼的声音,不归起身望去,原是一女鬼在在奈何桥边哭泣。
  不归上前问道:“你这女鬼,为何事而哭?”
  女鬼道:“我乃凤yá-ng城许家嫡女,与那城中书生陈公子情投意合,奈何爹爹为了生意,将我许配给了县令之子,这县令之子为人荒 y- ín 且目无法度,为了摆脱亲事,我与陈郎相约出走,谁知走漏风声,被那县令之子带人追赶,我与陈郎决定服毒自尽,以此相守,可我在这奈何桥已有3r.ì有余,却始终未曾遇到陈郎,不知他是否已经被赶去投胎,如此我俩便不能投身一处了,于是便哭了起来。”
  “如此说来,你便是找人罢,你随我来。”说着,不归拉起女鬼往判官殿走去。
  “判官,这女鬼寻与她一起下来的凤yá-ng城书生陈郎,判官可否一查这陈郎投身何处?”
  判官一瞧,原是被战神赐名的不归,好声道:“你且等等,我查查便是。这陈郎yá-ng寿未尽,何来投胎一说?不归莫不是搞错了?”
  未等不归开口,女鬼便道:“不可能,陈郎与我同时饮鸩,怎可能尚在人间?”
  “这陈郎,贪生怕死,贪图富贵,与你不过是觊觎你家钱财罢了,他瞧你服毒后便自己逃跑了,如今已是莱芜城首富的入赘女婿。”
  这女鬼听到此处,已是浑浑噩噩,y-in差立马上前将其带去奈何桥,饮了一碗孟婆汤,便送去投胎了。
  自从在奈何桥听了女鬼的故事,不归便觉得这样解闷是极好的,于是便出现了这样的场景:奈何桥上,一女子坐在椅子上听鬼魂讲述生平,讲完便可过桥饮孟婆汤投胎。女子听了时而点头附和,时而拍拍小鬼做安慰状,听的乏了便舀上一瓢孟婆汤一饮而尽,吓得孟婆和桥下等待的鬼魂倒抽一口气。
  如此,又过了一月有余。
  这天,奈何桥上走来一白衣男子,不归听了一个月的故事,倒也懂了不少人间的称呼,见男子没有要停下来讲故事的意思,便上前道:“这位公子,若不急着投胎,可否给本姑娘讲一讲你的过往?”
  男子抬头,打量了不归一眼。这时身后急急忙忙跑来一众y-in差,领头的正是阎罗王:“恭喜战神第一世历劫成功,战神请随本君去殿内稍作休息吧?”
  “不必。”庚辰说完便向孟婆走去。
  “且慢,这位公子,你还未给我讲故事呢,不能走。”不归立马上前拉住男子的衣角。
  男子轻拂衣摆说道:你在这奈何桥强迫众鬼魂讲述生平,造成鬼混积压不能投胎,已扰乱y-inyá-ng。”
  “不归姑娘,快放手,那是庚辰战神…”y-in差悄悄的拉着不归道。
  “原来,你就是那为我取名的战神,这一世历劫,带我一同前去可好?我在这奈何桥听了太多的人间故事,委实羡慕的紧。”不归一下子雀跃起来,到一点见不到平r.ì里沉闷的模样。
  “既已是鬼魂,若想投胎,明r.ì便去罢。”说完,男子便头也不回的去了轮回井。
  不归提脚欲跟上,哪知一个小鬼悄悄拉了她一把,说道:“姑娘,你这作为鬼魂投了胎,便不能与你的小郎君一同历劫啦,这公子让你明r.ì投胎,定是想让你好好考虑一番。”
  一个y-in差也上前道:“不归姑娘,你与这战神可不同,战神去人间是历劫,历劫归来便还是不灭战神,你作为生魂去投了胎,再下地府,便是普通鬼魂了,生生世世,不停轮回而已。”
  “无妨,我本就是一株蒹葭,没有体验过人世,这一去,甚好。待我去梳洗一下,换身衣裳,明r.ì便可投胎了。”
  于是,不归便跑到忘川河对着河水梳洗起来,笨拙的打理着头发,洗去脸上的污渍,满意后,又变换出一套白衣,好一个清新出尘的女子,倒将众小鬼看呆了。
------分隔线----------------------------
推荐内容